首页 科技 汽车 房产 视觉 视频 数码 亲子 好人 职场

好人

旗下栏目:

我坚强伟大的父亲王传兴

来源:王六勇 作者:王六勇 人气: 发布时间:2019-09-20
摘要:父亲现年80岁,为人正直、忠厚老实,在村里是一个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农民,但他却是我们家里唯一的顶梁柱。
  父亲现年80岁,为人正直、忠厚老实,在村里是一个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农民,但他却是我们家里唯一的顶梁柱,他近40年如一日的悉心照料全身瘫痪的我和我残疾多病的母亲。父亲的不易我看在眼里,急在心里,常听人说:“人是不可能一辈子受苦的”,可是我却从没见父亲享过一天的福。
  
  我叫王六勇,今年36岁,5个月大时因病致残,在我生病后,父亲心急如焚,四处为我寻医问药,先后到“开封儿童医院、郑大一附院、153、155军区医院”等,跑遍了省内及周边的大、小医院,花尽了所有的积蓄,后来还四处借钱为我治病,他从没有放弃,曾经有一位好心的大夫,看父亲可怜,多次劝他不要再为我治病,说现在的医疗条件这种病根本治不好,只能是花冤枉钱。但父亲仍旧不死心,这些年来,听说哪里好就带我去哪治。有一次父亲又带我去看病,有人劝他说:“将这个孩子扔掉吧!养大也是个负担”。父亲泪流满面的说:“他来到世上也是个生命,别说是我亲生的!就是捡来的,我同样不会放弃他!我能管他多少就管他多少”。为了照顾瘫痪的我,父亲无法外岀打工,在家里依靠一亩三分地为生,白天种地起早贪黑,晚上再起来料理我的大小便,帮我翻身、盖被等。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,父亲走到哪,就把我带到哪,几十年来含辛茹苦,风里来雨里去,我的衣、食、住、行全靠父亲一个人照管。
  

 
  我的母亲名叫邱学芹,现年64岁,和我父亲刚结婚不久,就得了骨髓炎浑身流脓打水,疾病缠身,再加上我因病致残不能自理,当时家里的情况无异于雪上加霜,父亲还是想尽千方百计为我和我母亲治病,为了节省路费给我们看病,他舍不得坐一次车,多次骑自行车去医院,甚至步行一百多里地到市里给我和我母亲拿药。2009年的时候,我母亲又患类风湿性关节炎,胃病及干燥病等多种疾病,在“淮河医院”诊治后,大夫说:“类风湿属慢性病需长期治疗,定期复查”,从这一年开始去医院给母亲治疗与复查便成了家常便饭。
  
  父亲如今已八十岁,本到了早该安享晚年的时候,但为了照顾全身瘫痪的我和体弱多病的母亲,他从来不把自己放在心上,也没有享一天的福,常年劳累,导致腰疼腿酸,现在也是疾病缠身。十年前,在“淮河医院”就检查出患有前列腺增生、肥大。随着年龄增长和劳累过度,2015年5月又因病情加重并引起高血压、尿潴留、双肾积水及脱肛等,住进了淮河医院,大夫曾多次提出建议进行手术治疗,因家庭经济条件不允许,又担心我和母亲无人照管,他死活不同意,拒绝手术,仅仅靠药物维持。目前,积水严重又双肾结石,自己勉强自理的父亲还在一天天照顾着我和我母亲及家务,父亲说:“坚持一天是一天”。因身体不好早已无力种地,失去了唯一的经济来源……。现在,仅靠农村低保和残疾人两项补贴及政府救助维持生活。
  

 
  尽管家里缺吃少穿靠政府救助,但每次在街上遇到乞讨的人,父亲身上只要有钱,多少都会给他们一些帮助。遇到讨饭的,宁可自己不吃也会给他们些。父亲身体力行,为我作出榜样,告诉我凡事都要替别人着想,从小就教育我,未做事,要先学做人。八旬的老父亲为整个家庭付出了太多的心血和汗水,但他从来对我们没有埋怨过,任劳任怨。用父亲的话说:“这是我的命”。
  
  父爱如山,作为父亲的儿子我由衷地感到骄傲,我的父亲是世上最伟大的父亲,待我恩重如山,下辈子我也报答不完他,下辈子还做他的儿子。(儿子:王六勇)
责任编辑:王六勇

上一篇:黄沙尤:“最美红烛”耕耘教坛40余载

下一篇:没有了

首页 | 科技 | 汽车 | 房产 | 视觉 | 视频 | 数码 | 亲子 | 好人 | 职场

版权所有:汴京网 联系电话:13213159076
技术支持:开封企业网

电脑版 | 移动版